國產動畫的“故事新編”需要深層敍事
2020-10-15 14:33:08      來源:解放日報

《姜子牙》是國慶檔關注度最高的電影之一,其上映首日3.5億元的單日票房,創下中國動畫電影上映首日的票房紀錄,也是動畫電影首次在國慶檔取得單日票房冠軍。

因與去年的年度票房冠軍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聯動,《姜子牙》上映前就獲得超高關注度和討論度。這一熱度也轉化成票房佳績。不過,不同於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幾乎眾口一詞的好評,《姜子牙》在口碑上出現兩極分化的評價。究竟,在哪一維度上《姜子牙》做出了創新?《姜子牙》又緣何招致非議?

《姜子牙》導演在採訪中説,電影將為觀眾呈現一個前所未有的姜子牙。電影如何對姜子牙進行“故事新編”,體現的是主創者的原創力。

在公眾的認知裏,姜子牙首先是一個歷史人物。他是西周王朝第一開國功臣,文獻記載中充分凸顯了他的軍事才能。比如《詩經》“牧野洋洋,檀車煌煌,駟騵彭彭。維師尚父,時維鷹揚”,講的是牧野之戰中的姜子牙像一頭飛揚的雄鷹。《史記·周本紀》也有類似記載。

姜子牙亦是一個文學形象。比如宋元時期的話本《武王伐紂平話》中,姜子牙是大軍師,胸有成竹、運籌帷幄、決勝於千里之外。明代出現的以《武王伐紂平話》為藍本的《封神演義》,姜子牙的文學形象有了比較大的轉變。

《封神演義》一方面凸顯姜子牙運籌帷幄的軍師形象,另一方面也賦予姜子牙更多作為“人”的氣質。他32歲上崑崙山,72歲還沒成仙,元始天尊就派他下山輔佐周室,並完成封神大任。下山後他過的也是普通人的生活,娶了68歲的馬氏為妻,婚後賣笊籬、賣乾麪、開飯店、販賣豬羊等,都沒有成功,馬氏罵他是“飯囊衣架,惟知飲食之徒”“無用之物”。歸納來説,《封神演義》中姜子牙有大器晚成、大智若愚的一面,也有懼內和懦弱的一面。小説“造就”了後世一系列影視作品對姜子牙的刻畫——常以鶴髮童顏的形象出現,要麼被神化,要麼神化的同時也凸顯出他普通老頭絮絮叨叨、懼內木訥的一面。

令人驚喜的是,《姜子牙》作為國內首次將姜子牙作為主角搬上大銀幕的動畫電影,完全不拘泥於《封神演義》,而對姜子牙的形象做了充滿原創性的“故事新編”。

《姜子牙》説的是封神大戰之後的故事。姜子牙率領眾神戰勝狐妖,推翻殘暴的商王朝,贏得封神大戰的勝利,功成名就,即將位列仙班。但在奉命處死危害人間的九尾狐妖的緊要關頭,他竟然違命放過了狐妖。因為他發現狐族體內有一個人類小女孩,若斬殺狐妖,那麼無辜的小女孩也將喪命。

姜子牙由此與天尊發生了價值觀上的齟齬與衝突。天尊認為,舍一人而救蒼生,是神的宿命。姜子牙認為,不救一人,怎救蒼生?

於是,姜子牙從“眾神之長”跌至“三界敗類”。白雪皚皚,冰凍人間。草笠蓑衣,獨釣寒江。

待鬚髮皆白的姜子牙斬斷九尾狐妖與小女孩的同命鎖後,再登天梯,眾神之長的位置等着他就坐。但姜子牙不下跪,不領賞,不畏十二金仙的厲聲恫嚇,無懼天尊施加的神罰,踏破宮樓闕宇,斬斷天界與人間的最後一根“同命鎖”,毀滅了天梯。

這是姜子牙的高光時刻。他打碎了人間的神,他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,做自己的神。

與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全家歡屬性不同,《姜子牙》是一部成人向動畫片。主創者不僅塑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姜子牙形象,姜子牙所帶有的強烈反派色彩,在影視作品的人物走廊裏也沒有太多先例。

單純從立意的高度和深度來講,《姜子牙》達到了國產成人向動畫片的較高水準。包括這部動畫片的美術、特效和畫風,也是近些年來同類製作中的出眾者。比如開場的“封神大戰”,大量借鑑了敦煌壁畫的藝術風格,無論是用色、分鏡還是氣勢,均令人擊節。

電影之所以引發爭議,主要歸咎於主創者並沒有把這個深刻的故事徹底地電影化和審美化。比如部分劇情的銜接缺乏邏輯上的説服力,一些深刻的理念通過喊口號傳達,人物的成長缺乏曲折與變化,等等。

《姜子牙》充分體現了國產動畫片與好萊塢動畫片之間的技術差距不斷縮小;我們的動畫人也能夠立足於傳統並傳遞價值觀。不足之處在於,講故事的能力。一個好的故事不僅僅是它有一個深刻的主題,還在於它有流暢的劇情、有經得起推敲的邏輯、有豐富飽滿的人物羣像。這一點是《姜子牙》尚可努力的地方,也是國產動畫需着力提高的地方。(解放日報 作者李愚)

編輯: 李麗朱 責任編輯: 孫紅亮

廣告熱線:(0871)65364045  新聞熱線:(0871)65390101

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5390101  舉報郵箱:2779967946@qq.com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3120170004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ICP):滇B2-20090009